今天是 本站公告: 中国当代章草十六家作品展十月十九日在河南省博物院开幕 中国当代章草十六家作品展十月十九日在河南省博物院开幕 祝贺网站开通运行
 
 
 
     新 闻 中 心
开怀一笑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4-12-5 17:26:23 阅读:769次 【字体:

开怀一笑

陈濂波

古砀近几日来忙着办自己的画展,画展结束后,休息两天,感觉身心轻松快活,想想过去,又想想当下,忽然觉得有许多事好笑又好玩,索性整理了一些茶余饭后的趣闻、轶事,朋友说,不妨把你所听所想说来让大家分享分享,又声明道:“文中所言之事莫当真。”

你的书法作品曾被某一书协秘书邀请参,展览那天你从头至尾在展厅里看了一遍,却怎么也找不着你的作品,后来他们给你的答复是:“你的作品被分管书协的领导过目并拿掉了,说你写的……。”你听后,不禁开怀一笑。

上世纪九十年代书坛有位吴丈蜀先生,吴老的字有童趣、拙趣、天趣、浑然天成,自成一格很多人都知道,武汉重建黄鹤楼,施工期间,筹建部门请吴老写一四字匾额,吴老有自知之明,认为自己的字不入俗人眼,故婉言谢绝了然筹建部门又找到吴老所在的湖北科学院来,又请单位领导出面做工作,一定要为黄鹤楼写一块“浪下三吴”的匾额,吴老没有办法了,只得为之。没想到举行庆典的前一个月,一位市级领导来视察工作,看到吴老写的匾额,认为不能用,命令取下,另请人重写……。不禁开怀一笑。

多年前,湖北书协金伯兴先生来郑州随安精舍作客,茶余饭后聊到书艺,他原来在一起的几位老干部书法道友,看到金先生的书法作品后,气愤地说:“老金,你以后能别这样写行吗?”不禁开怀一笑。

万人瞩目的全国某届书法篆刻家作品展你的作品入展,这位分管书协的领导让秘书通知你到×××大酒店,请你吃饭,你说你不想与那样的领导在一起,说没有共同语言,虽不情愿,但还是来了,当领导看你来了,他满脸笑容向前迎你,他问到:“你一人怎么能同时入展三件作品呢?,你说是:“可能是我的运气好或是评委的关照吧”不禁开怀一笑。

一位画家的作品被×××艺术馆看上,馆长找到画家本人邀其在艺术馆举行个人画展,这位画家说:“在你们馆里展出一切条件怎么说?”馆长说:“你给两张作品既可。”当展览开幕的前一天,馆长说到:“研讨会招待嘉宾的水果、矿泉水得由你来买单” 不禁开怀一笑。

一日,古砀画作在全国第八届民族百花奖入展了,赴京城看展,时间古砀在大门口休息,偶遇一位入展作者丁先生,问古砀你也入展了吧,古砀点头,那位丁先生说道:“你肯定有关系”古砀反问道:“何以见得?”“你们河南与山东两省的买官卖官的现象特别严重。”不禁开怀一笑。

某省书协换届,有位柳先生当选了书协副主席,后来他整天闷闷不乐,这当上了副主席,自己的书法不好意思展示众人,下班后天天偷偷练习临帖,还是写不好,每天觉也睡不着,饭也吃不下,时间长了,他说自己有点抑郁症的感觉。不禁开怀一笑。

某一学校校长爱好书画收藏,闲暇时间常常到随安精舍喝茶聊天,当他看到古砀二十余年前的《全国第一届正书书法大展作品集》中对联时,问道:“你现在怎么还没有当小孩时候写得好呢?”不禁开怀一笑。

某朋友请吃饭,席间有一位先生拿了一本书画集,书中作品鱼龙混杂,那位先生指到其中一作品让古砀看写得如何?古砀摇了摇头说:“不行,不堪入目”他又指了书中一件作品,古砀又摇摇头说:“也不行”。古砀随手翻了几件作品指给他说:“这几件不错。”他说道:“怎么我看上的作品你都说不行,你看上的作品我看都不好。不禁开怀一笑。

某年在北京画院进修,学业期满,老师观看了学生毕业汇报展,其中有位年近花甲的先生的作品,老师看后半天不语:“你的画也不算画,来时啥样,走时啥样,你也别想好,以后能卖两钱改善改善生活就行了。”中午同学毕业聚会,老先生坐在一旁,咳声叹气道:“我不行了,你们年轻……”,班长说道:“不用恢心丧气,齐白石九十岁了还依然行,男人不能说自己不行,一定行。”不禁开怀一笑。

多年前古砀在搬家,满车拉的都是书籍、笔墨纸砚,画卷等乱七八糟的东西,一位邻人说:“人家搬家都是彩电、冰箱、洗衣机,你搬的满是书籍等没有价值的东西,妻子说道:”别人搬的是物质财富,我们搬的是精神财富。”不禁开怀一笑。

一次国展,省里通知省重点作者的作品由省书协统一送,可以免初评,你写了一件八尺隶书长联送去,主席在办公室坐着读报,你说请主席把关看看,主席看后说:“你的隶书字体写得上下太长,不行,拿回重写”。写好后又送去,主席又看了,说这次写的太扁了。你听后愕然,说:“我再回去重写”。出门后,顺便挂号寄去,连参评费也没交,入展了。不禁开怀一笑。

小学二年级的一次大字课,你写了一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十二个大字,老师怀疑此字不是你所写,急忙让人把你带到办公室训斥一顿道:“这是谁给你写的?”,当时年龄小,吓得尿了一裤子,是我自己写的。老师让我重新再写一遍,当认认真真地写完后老师不再作声。不禁开怀一笑。

几位书法道友去某地参加段炼先生的书法展,中午宴会交流探讨,一位先生说:“段炼去中国书法院学习之前写得是“传统书法”,现在不写“传统”了,我随即问道:“什么是传统书法?”他说:“二王是传统”。“难道除了二王,夏、商、周三代及汉碑、汉简、魏碑及墓志、民间书法等都不是传统了?”我反问道。他哑然无语了。当我看到这位先生的书法,几乎是不堪入目的。不禁开怀一笑。

古砀八尺条幅书法,在一次展览上得到王澄先生地赞赏说:“你这一件作品在展览前一天,我就看了足足五分钟,一件作品能让我驻足三分钟就着实不易了”。围观作者听后不禁掌声四起。古砀说:“王老师,你要说说这件作品的不足之处”。“你这件作品虽说是八尺竖幅,可以上下分成四段,每段都是一件成功作品,特别是斜阳外的‘外’字,你在中上部突然放大,把周围的小字拉动起来,形成大的节奏感,这地方就是作品中的字‘眼’,如果‘外’字不放大,整幅作品就平了。”观众听到这些不由得掌声再起。点评结束后,围观的有一位登封市人大主任刘圈,私下说道:“那孩的字写得象‘棍别’的一样,我看不出好在哪儿,老师们大加赞赏”。不禁开怀一笑。

高中二年级,古砀与同桌县长的儿子赵耀整日形影不离,一块儿出入教室、学校,一日数学课,古砀与同桌赵耀逃课去画室画画,恰巧被教数学的班主任逮到训斥一通,“你不就是字写的比别人好吗,有什么了不起的。”古砀听到此话感到刺耳,不作声回到教室。老师看到县长的儿子后满面笑容,点头哈腰,问长问短,甚是心。不禁开怀笑。

古砀又名陈濂波石天古砀山人斋号萍风堂,随安精舍。幼时上学取名陈会金,老师课堂提问题,叫“陈会金”回答,班里同时站起来四五位同学,老师惊呆了,老师随后为古砀改名“陈会新”三字,爷爷看到不乐意了,训斥道:“爷陈新平,你怎么重爷爷一个“新”字呢”这叫犯上。无奈又改为“陈会昕”,爷爷又发现了,又斥责道;“此字还读昕xing(新)还得改,不然,爷爷非揍你不可”。古砀与爷爷辩道:“常香玉的外孙女为什么能叫小香玉呢?”爷爷答道:“人家是名人”。不禁开怀一笑。

古砀少年时期,曾在《青少年书法报》举办的神龙大奖赛荣获甲组银奖,事后《青少年书法报》曾整版专题介绍其人其艺,朋友把报纸拿给同样曾在报上介绍的一道友看,道友看后说道,他是拿钱介绍的。朋友说古砀家里自幼贫困,他发表的作品报社还经常给他寄稿酬呢。那位道友无语了。不禁开怀一笑。

某两省书法联展,古砀应邀参加,创作两件作品,一幅六尺对联,另一件六尺竖幅,胡秋萍女士看到作品后,问古砀,“你的作品中流露出你的性情、线条奔放不羁,有一种放浪形骸,脱手成字的感觉,笔性好,活脱。我想让你写写看看,想找你字的那种状态。”一位道友站在旁边说:“一看他就是昨天晚上临时写的,作品没有认真对待,写字时毛笔在手上象快要掉下来的感觉。”不禁开怀一笑。

一日“中国国家书画院”专用函件飞至古砀手中,打开函后看到一张红头文件说经专家组研究通过,你已被选举为中国国家书画院副院长一职,需要办理如下各种款项计三万元整,可以成为我院副院长一职高兴之余才看清了,不是“中国国家画院”。不禁开怀一笑。

一日中午,一个电话忽然把我从梦中惊醒,说你的作品已被天津人民美术出版社选,给你出一精装书画集,每人10个页码,同时收入有刘大为、沈鹏、何家英等共计10位大家,你位居其中,需要你的画作四张四尺整纸。说好啊!放下电话,不禁开怀一笑。

一位练习书法多年的老人问古砀道:“古老师你说现在书坛哪位书法家的字写得最好?”古砀无言以对,反问道:“你认为呢?”他说“舒同、启功、刘炳森、还有谁呢?沈鹏的写得不好看。”不禁开怀一笑。

多年前你说流行书风说白了也就是碑学与帖学之事,只不过一些当权派的书法票友,他们对碑学的古拙、灵动、稚朴、天真烂漫的书风接受不了,这些书法也是不入俗人眼的给一些碑帖融合的书家戴上一顶“流行书风的帽子”,引起了理论家们的热议,闹得书坛沸沸扬扬,不禁开怀一笑。

古砀在书架前发呆,想读沈曾植,随手从书架抽出一本《东方艺术》书法,恰巧其中就有介绍沈先生书法述评一文。沈曾植被沙孟海先生誉为“开古今书法未有之奇境。”兴华先生则称沈曾植为“当代书法第一人”。他在书法史上的地位类似于西方绘画史上的塞尚。古砀认为“沈曾植是书法碑帖融合之奇才第一人”。朋友说:“沈写得不是传统书法”。不禁开怀一笑。

古砀在某文联办公室喝茶闲聊,其书架有一本八开精装《谢无量书法精品集》,随手翻阅,看到书中谢先生的墨迹,不由得发出“谢无量书法之妙也!,谢老是集中国书法碑帖之大成也!”。文联主席反问道:“你说谢无量书法究竟好在哪里?”。不禁开怀一笑。

某年,广西书家张羽翔来豫讲课,席间张先生了聊到央美王镛先生的艺术,主席问道:“王镛的山水画每张都画得满满的,张先生你说好在哪里?”不禁开怀一笑。

有位收藏家,很想收藏一位画家的人物画,画家所画人物画都是矿工图,人物笔墨线条以及脸部都刻画得形神兼备,这位藏家说:“画得好是好,就是脸太黑了”。不禁开怀一笑。

一位领导派手下到沈鹏家去求字,沈老说:“写什么内容?”。“沈老你看着写吧”对方答道。沈老随写了一首苏东坡的词,其中有句“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那位先生说:“这样的句子不好吧,回去领导不喜欢”。不禁开怀一笑。

古砀观看某鉴宝栏目,其中有一女子拿着一本《陆俨少书法》册页,让黄某某专家来鉴定,明眼人一看便知那本书法是赝品,谁知最后那位专家竞说那本册页是陆先生的书法精品。不禁开怀一笑。

癸酉年冬,古砀去南京拜访名家黄某,当古砀打开作品让其指教时,黄某说道:“就连上海王蘧常都不会写章草,你还写章草呢?”古砀听后急忙退下,心想你是位博导呢,我写得章草不好情可原,你怎么连上海已故章草大家王蘧常也给骂了一通。罪过罪过,因为我王老也遭了一通骂。在九泉之下的王老不知怎么想啊。不禁开怀一笑。

一日出差去了山东,笔会完毕,朋友陪同游览泰山,走到一块奇形怪状的石头前,看到几位游客在石头上刻画×××到此一游”,其中有位游客名字就写在另一位名字旁边,两位随手打起来,弄得两败俱伤,有的实在看不过去,就在旁边厕所墙上写“真没有文化“,又写上×××到此一游”。不禁开怀一笑。

××艺术馆为古砀举办画展,同时举办“古砀艺术研讨会”因请了一些画院院长、文联主席等领导,由于发言时间有限没有请×××,也没有打算请他,事后他竟因为这生气再见面不再理古砀。不禁开怀一笑。

西安书友来随安精舍做客,茶余饭后,古砀谈到西安××先生书法写得好,古典书法与现代书代表之一,他的老师对他不看好,说他的书法伸胳膊短腿的,谁不会那样写。不禁开怀一笑。

年前,曹宝麟先生“炮轰刘炳森”事件,而石开先生应约出来说话,石开不乏惊人之语:“从艺术角度看,刘属于二、三流书手的水平,在我的眼中刘不算书家,只是一个“写字匠”,他也不在我的批评和鉴赏的范围,我只批评一流书家。不禁开怀一笑。

古砀谈到当下的各种书画册之多,实在泛滥成灾,画册越出越厚、画册的东西不堪入目,只好处理。确实,这是一个很难对待的问题,人家送你画册非常真诚,死沉死沉的,而家里的空间有限,实属无奈。不禁开怀一笑。

五年一届全国美展是中国美术界的“全运会”。而中国画作为全国美展的重头戏,大部分作品缺乏创新,大场景,大制作,大幅面,看了一圈后,能使我留下印象的不多。工笔画占据了展览的多半,甚至出现了令人恐慌的素描山水,素描人物,让人看了非常不轻松,笔墨本是中国画的灵魂,大多作品为了追求形式和视觉效果,用笔墨色、线质都大大弱化,缺乏中国画的大写意精神。这样下去,中国画真的要走到“穷途末路了”需要中国一些学人们去反思,艺术不能为追求主旋律而主旋律。不禁开怀一笑。

高中时代同学二十余年没有联系,在同学面前听说古砀现如今是书画圈小有名气的,突然联系张嘴要古砀为其写写画画,让其收藏,古砀说:“最近很忙,过一段时间,他又再问古砀,作品创作好否,能否给我寄来?古砀半天不语,放下电话,不禁开怀一笑。

当今书画收藏热,每近年关,到处以出挂历为由去给书画家索要作品,所印挂历两百册,分发作者每人十余本,回来挂起来一看,日历月份错七错八,放着占地方,随手当废品处理提掉。一禁开怀一笑。

 

更多请关注:澳门赌场 威尼斯人赌场

更多请关注:大发888 威尼斯人赌场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陈濂波书画艺术网
联系人:陈濂波 联系电话:13838062279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