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本站公告: 中国当代章草十六家作品展十月十九日在河南省博物院开幕 中国当代章草十六家作品展十月十九日在河南省博物院开幕 祝贺网站开通运行
 
 
 
     新 闻 中 心
诗画合壁  融古开今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1-11 14:22:21 阅读:472次 【字体:

诗画合壁  融古开今

——袁士珍花鸟画解读

陈濂波

在我的审美观里,我一直认为绘画是画家人格、精神内涵的外化。画家作画绝非一般意义上对生活的直觉再现。在画家的眼睛里,生活仅作为精神的参照。客观物象必须触动画家那内心不可名状的情绪,画家才会有绘画的冲动,而这不可名状的冲动在画家笔下,被富于表现力的线条、墨痕、色彩及画面的整体结构表达出来,这就是绘画的真诚。真诚的画面充满了宇宙的哲理。有一位美术评论家说:“画家的第一品格就是真诚,真诚地对待艺术、真诚地对待自然。”对待艺术之所以要真诚,是因为艺术创造,这种既是体力的,又是思想的、精神的,这两者都要虔诚的投入。花鸟画大家袁士珍就是这样虔诚的对待艺术的。每天早上锻炼过身体后,便是创作,上午完成两张花鸟画,天天如此。他对待艺术从不敷衍和懈怠,对待自然,对待生活之所以真诚,是因为他知道艺术的创造源泉来自于自然,来源于生活,艺术家只有毕恭毕敬地向大自然学习,才能从中获得足够的养料。

袁士珍,字瑾润,号北斗山人,1936年出生于湖南邵东县。十岁学书,十三学画,二十二岁开始发表作品,五十岁能诗词。我先认识其人,后认识其艺,一次我在宴会上与袁先生聊天,他说他住西郊朱屯,我说我住月季园旁,一来二去我们便成了忘年交。我向来喜欢真诚、朴实、豪爽的性格,说话无拘无束,从不因为说话得罪人而想前思后那样顾忌。后来又看到他的花鸟、山水、人物,画上又有他自己的诗词,诗词与画相得益彰。

袁士珍的花鸟画高简、奔放、雄浑、质朴、大气的艺术时时在我的脑际里浮动,他的为人处事也以如他的艺术豪放、真诚、稚朴。

袁先生对中国传统的文化如先秦诸子百家、儒、释、道等有着全面的认识,他对中国宋元的艺术有着深厚的临摹功夫,崇拜徐渭的狂放,八大山人的冷逸,他又学习石涛、吴昌硕、林凤眠、黄宾虹、潘天寿、齐白石、李苦禅等诸大家,他崇拜凡高、塞尚等西方的艺术,所以他的画中西兼容,人物、山水、花鸟均有所长。

我们这里就袁士珍花鸟画《短篱好伴近农家》(附图一)进行解读。此画中上方五只麻雀横落在短篱上,栩栩如生,活泼可爱。五只鸟的眼神注视画面中的景色,这时又吸引天外两只麻雀飞来,图中五组菊花全部开放,短篱、石头、菊花,相映成趣。

短篱、菊花、石头用笔老辣、大气、凝重而又不失轻松、自然;写石头的擅用中锋、侧锋之笔,提按转折刷扫体面,颇具马远,夏圭大斧劈皴遗意,而淡墨晕染更蕴藉,避免了过度生硬;然后以散锋攒聚疏密的大碎点撮点出石上的植被,比一般苔藓显得更充满生机。菊花、叶片、篱笆、麻雀、石头布白疏密聚散、错落有致,菊花的叶片用没骨画法成之,用墨浓淡适度,在叶片墨色未完全干之前,又随即勾勒出叶筋,这样叶片与叶筋水乳交融,秋意尽显其中。

画面的右边两行画家的自作诗,由上至下,使画面又起到不平衡中求平稳之势,“不畏西风吹倒斜,短篱好伴近农家,主人青眼常注我,品茗吟诗对奴夸。”诗作也是画家对自己的真实写照,诗与画面的景象,珠联璧合,同时可以看出画家的全面修养,从整个画面的气息中能透露出袁士珍先生主要吸收吴昌硕、齐白石两位大师的韵致,袁士珍先生画面中用笔勾、染、点、写并施,物象刻画得粗犷中有工致,造型准确,鸟的姿态生动活泼,又由此看出袁士珍先生在“追古”与“学古”的同时,也注重写生,注重观察生活。

读袁士珍花鸟画给人另一种感觉是气势大,如(附图二)《黮银藏色卧桐荫》,画中一只黑猫的眼睛圆瞪,蹲伏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眼神注视前方,似有万钧之力,待机勃发,体现出力量的凝聚。石头的用笔纵放雄浑,大刀阔斧,直抒胸臆,此图取近景,猫的浓重墨色与石头的用墨形成呼应关系,画的背景树叶用双勾的笔法,线条遒劲有力,笔法圆润,不滞不松,叶的用色淡雅,叶片的填色并没有用平涂的办法,叶色的边缘留出空白,有西画的高光之效果。背景的淡雅与前景的猫与石头的墨色又形成了画面轻重,层次关系。

《黮银藏色卧桐荫》采用对角线交叉的构图法。浓密桐荫叶片与画的左下方又有对角疏密关系,增强了画面的虚实感。此画构图新颖,严密,于平实中蕴涵奇特,令人赞叹。

中国写意画距离生活的本来面目相去甚远,通过高度的艺术加工与艺术幻化,而在主客观的统一上渗入作者和欣赏者的心灵;其实作画一道,笔墨技法是次要,一个人一生中要把技法练到家是很容易的,最重要的是技法之后的精神境界你能否达到。笔墨技法“生”一点不要紧,思想境界是一定要高的。唯其如此,写意画求新求变决不是一蹴而就的,它要求画家穷其毕生精力去学,认真研究生活,广泛积累学识,如果心浮气燥,功利心太强,看风向,赶时尚,又怎么能成为一名真正的艺术家呢?袁士珍先生对此有十分清醒的头脑和认识,他曾说:“创造一种新面目,能被社会承认并流传下去,实在是难上加难。我从不盲目主张求变,而是积淀诸多学养,循序渐进地求变,以致达到自然表露自家风貌。”在实际生活中,袁士珍先生作好了他一生自甘寂寞,一生平淡,一生默默无闻度过的精神准备,他更是把作画当成安身立命的生活方式,而决非牟取名利的手段,袁先生实实在在地做到这一点。“大音希声,大象无形”。从他近几年的优秀作品中可以看出来袁士珍先生的写意花鸟画已广泛吸收了徐天池,八大山人,扬州八怪,近代齐白石、黄宾虹的艺术,又在尽可能摆脱上述诸家中形成了自己的风格意蕴。

行文至此,结合当前的中国画创作,望袁士珍先生在认真研究前辈大家的成功之美及所致的道路上,能在现有的面貌上再进一步向简、拙、厚的审美取向上进取。袁先生还在无声无息地实践着自己的艺术理想,无声无息地追求自己更高的艺术目标。希望不断深入下去。也希望袁先生的身体如其艺术健康向上。

 

更多请关注:大发888 威尼斯人赌场

更多请关注:网上娱乐城 网上娱乐城

更多请关注:澳门网上博彩 百家乐技巧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陈濂波书画艺术网
联系人:陈濂波 联系电话:13838062279    网站管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