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 本站公告: 中国当代章草十六家作品展十月十九日在河南省博物院开幕 中国当代章草十六家作品展十月十九日在河南省博物院开幕 祝贺网站开通运行
 
 
 
     新 闻 中 心
不为索靖即张芝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admin 发布时间:2015-5-31 15:15:57 阅读:516次 【字体:

不为索靖即张芝

——王世镗章草书法述评

陈濂波

被于右任先生推崇的清末民国时期的章草大家王世镗先生去世近一个世纪,然而,人们对他的生平事迹、书法全貌的印象是较模糊的,甚至不为人们论足称道的。与他同时代沈曾植、康有为、李瑞清、于右任的书法相比较。可以说是不分伯仲的,在某些方面甚至高于他们。但社会名声却大大略显他们之后。对王世镗的章草书法于右任有这样的评价:“古之张芝,今之索靖,三百年来,世无与并。”  王学仲先生曾论诗曰:“积铁子人王世镗,由津移汉岁月长。中国书坛称巨臂;鹄游鸿戏放光芒,先生早年嗜八法,池水尽墨诣超绝。酒泉敦煌融于一手,颠旭怪素腕下走。大爨对联八百幅。流沙坠简如琼玖……。 从以上二位先生的诗中可以看出他们对王世镗的书艺评价是如此之高。同时也可知王世镗先生书艺如此不一般。

本文试从王世镗先生的生平、政治、不同时期书法作品及书学理论作一评述。

一、

 

 

王世镗(1868——1933)清同治七年公元一八六八年十月二十二日生,民国二十二年十一月四日病殁。字鲁生,自号积铁子,晚号积铁老人。祖籍河北天津人(当时天津属于河北)。王世镗自幼好学,先生资禀高迈,读书大梁(开封)书院,年十七,为文即能熔铸经史。善辞章,尤精天文算学。学业同侪之冠。因其策问条对中,天算甚祥,被疑为新党而抑之。遂绝意仕途,致力于新学,且与维新变法之重要人物谭嗣同、唐才常等相问讯。民国后,他先后于陕南褒城,镇巴做过审判长一类小官。已故学者、书家靳志所撰《善章草王鲁生死葬牛首记》  “称王氏世德相承,皆为循吏。高祖石苔公,江夏令,清廉爱民,人称王青天。”“曾祖静山公,南昌守,多善政,有父风。”“祖煦公,南阳守。”父根斋,“令卢氏。知陕州,折狱如神,民畏而怀。”“以两世皆宦游中州,喜其风俗敦厚,遂家于夷门。”王世镗在家族排行第九,故自称王九。

在戊戌变法失败后,王世镗即入关来陕住在兴安(今陕西安康县)做官的堂兄王世锳家,读书校碑,韬匿光彩。

王世镗为晚清民初的学者,书法家,是我国近世在国内有影响的章草书法家,与同时代的通儒,书法大家沈曾植、康有为同样在政治上主张变法,在学术上主张创新的一代大家,王世镗书法由碑学转入帖学;中年由帖入碑,晚年后碑帖融合,又融入流沙坠简,广采博取,为我所用,最后形成王氏风格的章草书艺。

从王世镗的孙子王智理先生回忆,王世镗早年就喜欢临摹龙门石刻,“谓有古拙博大之风”。“到汉南以后,他上下汉江,得遍游南山,访石门、登剑阁,观汉摩崖石刻。” 王世镗又由文字学研究入手,追溯篆隶行草的渊源关系,每日沉醉于翰墨,三十年孜孜不倦,他鄙薄书圣王右军,认为:“右军俗书趁姿媚。”他工草书,尤精章草。著有《论草书章今之故》一文。

章草始创于西汉,发展兴盛于东汉西晋:章草自魏晋之后,与今草相比较,章草具有介于隶书与今草之间的特征,没有脱尽隶书的约束,又保留汉隶之势。东汉崔瑗《草书势》中赞曰:“观其法象,俯仰有仪。方不中矩,圆不副规。抑左扬右,望之若崎。鸾企鸟崎志意飞移。狡兽暴骇,收奔未驰。状似连珠,绝而不离。畜怒怫郁,放逸生奇……。”章草之美,艺术之妙,崔瑗做了生动描述与概括。章草转变为正式所用书体之时,却没有天然之趣,变成了条理机械,法则严谨的草书体了。至今草、行书兴起时,章草严重受到冲击,呈衰微之势,元、明时赵孟|頫、宋克的章草的甜,俗习气,缺乏章草的简约、高古意韵。此后三百余年,章草又一次沉寂。历代所传章草代表书家有西汉黄门令史游、东汉张芝、齐相杜度、崔瑗、崔寔父了以及三国皇象、西晋索靖、陆机等,及至晚清,民国碑学大盛,章草在王世镗先生等书家,学者的大力研究、挖掘下,章草又达到了另一高峰。王世镗在继承传统的基础上,他又将章草融入篆隶,碑版及流沙坠简等稚朴的古雅之中,章草面目更加丰富。

王世镗的章草力避小、巧、轻、薄,他追求章草的重、拙、朴、厚。以繁驭简,以直求曲,以坚实助飞动,他于乱世之中发愤继绝,订正前人所谓王右军的《草诀歌》。1917年前有自书《增改草诀歌》稿本刻石。然才高见忌。命运多舛,当时有得《稿诀》拓本卓君庸将王世镗名字隐去。诡称明人所书。印售高价,时已弃官闲居汉中莲花池畔的王鲁生先生竟有口难辩。

 

 

王世镗先生章草书艺,可分为三个时期。早年临习《急就章》、《出师颂》、《月仪帖》诸法帖,中年写碑版融入章草,晚年以章草掺入流沙坠简。

㈠五十岁之前书风

 

从王世镗早期即三十六岁时的楷书长联可以看出他由碑入行书,还有是他49岁的今草书法四条屏《叶石林跋急就章》和《节临急就章》四条屏中均是他五十岁前仅有三件作品;今草四条屏书法中明显透露出旭素的用笔意韵,在粗犷的线条、开阔的体态;明朗的章法中,具有凝炼遒劲,摇曳多姿的风采;雍容宏达,潇洒俊逸的气度,和直烂漫,深沉超脱的情致,他善于吸收帖之长,朴华交融;节临《急就章》书法作品中已吸收碑的朴厚之长,骨力雄强,笔势凝重,机杼自出,虽稍粗陋。然已具有自家面貌。

㈡五十岁至六十岁时期书法

 

王世镗书法在章草的基础上,开始吸六朝碑版造像书法,如《始平公造像》《张猛龙碑》、《嵩高灵庙碑》、《石门颂》、《石门铭》、《爨宝子》、《爨龙颜》等。他55岁的魏碑楷书轴,五十六岁楷书十六条屏中可以看出他从《始平公》、《张猛龙碑》化出。字的结构似隶非隶,似楷非楷,方笔直入,结体坚实,比起程式化的楷书,显得粗犷凝重,绝俗习气,因用笔或舒展,或收敛,或方折,或圆通,平实无奇的结体显得巧拙相宜,雄强奇古,所以通篇看来,雄浑大气,各得其所。他追求碑版的劲健、厚重、端庄、宽博的书风,魏碑的古拙质朴天真,碑版刚劲雄强属于壮美。拙是属于中国传统艺术的美学范畴,拙是一种质朴的美,含蓄的美。而且包含一种智慧“大巧若拙”。他是和那种甜媚浅薄的审美趣味相对立的,与拙相联系的是“天真”。天真是一种很高的境界。书法中形式美的因素很突出,一件成功的书法作品必须是整体和谐、不仅内容和形式之间要和谐,各种形式因素之间的配合也要和谐,但对形式之间的探索并不是为了形式而追求形式,而是从属于表现意蕴、情感,书法中所谓“意在笔先,”并不是把一切实细节构思好,再去动笔,“中国书法是造型运动的美,不是预先设计的静止不动的形态美。”(蒋彝)。在书法创作中一般是书写前大体有个构思,写之前要酝酿情绪,譬如书恬静的诗句,如果情绪被一些杂乱事务所纠缠,那就很难写出诗的意境。所以要“澄怀观道”。更重要的书写过程中笔随意转,意在笔中,笔墨是随着情感变化而变化。王世镗先生所追求的天真,就是“妙造自然”。正象苏东坡讲的:“书无意于佳乃佳。”但是就这种无意于佳乃佳的境界,并不是任何人都能达到的,无意于佳所得到的“佳”正是长期有意地积累的经验,功力、学识修养等方方面面的结果,也就是“既雕既琢,复归于朴。” 这里所说的“朴”就是一种天趣,也就是“妙造自然”。书法的妙处就在于书家能自由地将情感熔入笔墨中,也就是“情在理在”,往往这种书写过程所出现的微妙效果是难以捉摸的甚至是不可重复的。王世镗先生对傅山的美学观点也很重视,傅山的美学观是重视“自然”既天人合一的,他说:“吾术书法佳境,第始欲如此而不得如此者。心手纸笔主客互有乖合之故也。期于如此,而能如此者,工也。不期如此,而能如此者,天也。一行有一行之天,一字有一字之天。神至而笔至天也;笔不至而神至,天也;至于不至,莫非天也。”他所说的“天”与王世镗先生所说:“妙造自然”也是同一审美观的。

六十岁时期书法作品是对《爨宝子》、《爨龙颜碑》、《嵩高灵庙碑》的大量吸收与融化,他把碑学与帖学行书笔意结合起来。书法中生涩中求得拙趣,字的结构虚实、疏密、往往在不经意中有意想不到的效果。用笔凝重,起笔明显略慢,运笔快,以求得其势,又在笔画中增加波折以求灵动,沉着,如图《汉中道署十景石刻》,《沧浪亭石刻》、《楷书四条屏》等。

王世镗先生在章草的基础上融入六朝碑版造像,陶冶篆书,如他约六十岁所书《章草论书四条屏》书法的笔势畅达,含蓄古朴,而无搪窘突,挥驰之弊,用毫多变,更得浑朴淋漓之致,变章草之每字断离而略呈上下牵连之态。一幅作品之中,大小参差;形完气足,极富韵律而意趣盎然。

㈢六十-六十六岁时书法

 

在王世镗六十五岁时,也就是一九三二年,当于右任看到王世镗先生的书作时,大为惊讶!以为是古人所作,今世仍有如此奇才,埋没穷山,实国人之羞。酷爱人才的于右任先生,遂电传在陕南的三十八军军长孙蔚如先生,孙蔚如派部下刘慧僧,张之因去看望王世镗,王世镗当时在家患病在床,与妻子相依为命,不想去南京。刘、张是王世镗的旧相识,以于右任的高风热畅。孙蔚如派人送去安家费、路费。由王世镗之子王霞五送其父赴南京,于右任见到鲁生欣喜异常,有相见恨晚之意。“尽出其宝藏,借鲁生探讨。”王鲁生得到这次良好机遇,书法大进。“举凡石渠天禄秘阁之珍玩,汉晋竹木流沙坠简,无不辐辏毫端,会通变化,集其大成。”更有订正《章草草诀歌》《叶刻急就章考》、《集爨宝子对联八百幅》、《论草书今章之故》,《积铁老人诗存并书》。在南京王世镗与于右任朝夕探讨,加之心情畅怡;思逸神飞,这个时期的书法古拙沉雄,老辣,变化多端,在布局散漫中愈见精神,强悍处既沈雄顿挫,又局势开张,得汉晋章草之精髓。

王世镗为人心胸大气,不因某一件事不快,而念念不忘,据王世镗之孙王智理先生讲:“在南京有朋友劝鲁生诉讼卓君庸盗印一事,鲁生笑曰:“此斯之事,怎奈何对簿公堂,如果没有此印本,我亦无缘得会于右任先生。”遂罢。先前曾为篡名明人印本跋之两位先生,知鲁生非古人,并观其笔势与所书草诀相应,始侧惊且诧,已而大快。“一段离奇章草案”就这样不了了之。从中能看出王世镗之心胸的大度。于右任先生因王世镗的一段离奇的章草案写诗曰:“多君大度迈群伦,得毁翻欣赏鉴真,一段离奇章草案,都因爱古薄今人。” 

王世镗在南京,埋头碑帖,奋力作书,应接酬酢,日夜辛苦,且以久病体弱,再加之水土不服,不幸于民国二十七年(一九三三年)十一月病逝,享年六十六岁,有的说病逝于一九三零年,应为错误。

于右任先生为诗文:虞公臂痛兴犹酣,白首埋名亦自甘;稿廖歌成前数定,汉南不死死江南。从此诗诗中可以看出于右任先生对王世镗的去世而深为痛悼,于南京牛首山买地营葬。与清代书家李瑞清墓为邻。并写诗曰:“牛首晴云掩上京,玉梅庵外万花迎;青山又伴王章武,一代书家两主盟。”

从王世镗花甲之后至六十六岁时的系列书作中,他在章草、碑派的书风中又从大量流沙坠简,木牍,医简,汉简中汲取养分,以充实他章草书法的多变性。王世镗晚年书风的突变的秘奥就是流沙坠简,癸酉以集《爨宝子文》是用流沙坠简笔意融入碑帖书法成之,《章草书轴》、《章草对联》等一大批六十六岁时的作品中都能透露出这种精神。这与于右任先生的发现并极力提携王世镗是分不开的。

王世镗晚年的章草书风主要以流沙附简为基调,但他并不是以味地运用流沙坠简创作,而是以它为起梳理,又掺入爨宝子碑,敦煌写经,汉晋竹木简牍与章草相关的索靖、张芝、钟繇、二王刻帖,只要有章草意韵的书体他都吸收并作为学习的辅证资料。如他为于右任书《先伯母房大夫人行述》就是这个时期完成,在王世镗先生去世之前,于右任请他书写了《先伯母房太夫人行述》一篇,此篇书法用笔之锋颖外露,直率,稚拙,自然,信手挥运,不计工拙;其结字之斜侧,纵横大小疏密率意为之,一派天机。王世镗书法的朴拙、古淡、雅逸之气流露于笔端。也可以说是王世镗的代表作。作品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

 

王世镗在章草创作上他并不是以章草写章草,他是在前人纯帖学的章草上又去融入汉晋木简及流沙坠简的再去创造,使章草更古朴、稚拙、厚重、沉雄。他不仅在章草创新上向前迈出一大步,同时他对章草方面的理论观点也有他个人独特的思想。先生的章草论著除了《急就考证》外,还有《论草书的章今之故》一文,为其研究章草方面的结晶。论及章今之特点,他这样说:“草书之有章今,由于时代风气所致其精神独到处,皆是冠绝群英,各适一途,谓互有短长则可,谓孰为优劣则不可也。然今出于章,习今而不知章,是无规矩而势求方圆,未见其可也。”

王世镗对比今草,章草之特点他又说:“初学宜章,既成宜今。今喜牵连,章贵区别;今喜流畅,章贵顿挫;今喜放宕,章贵谨饬;今喜风标,章贵骨格;今喜姿势,章重严重;今喜难作,章贵易识。今如风云雷雨,变化无穷,章如日月江河,循环一致……”。

对章草渊源论述如此精论,皆发前人之未发,使人耳目一新。而王世镗的另一本理论章草的专著也就他的《稿决集字》已有拓本流传,是用五言韵语编成,共三百零八句。他在这本书里论及了草书的笔势,草书的源流。提示了草书的结字规律,别章今、辩疑似,正谬误。现择其精典见解,《稿诀集字》的第一句“稿法最为难,使转在毫端”。明韩道亨《草诀百韵歌》首句“草圣最为难,龙蛇竟笔端,”韩主要讲草书字外之意。而王世镗却揭示草书点画之理法。王世镗认为草书难度不在写得龙飞凤舞,而在于用笔提按转折时毫端的变化。使转对于草书既是笔势的总要领,也是构形的关键,只有明察毫端使之变化,才能识草法之理。

近世习草书者多从今草、狂草入手。习草书者大多不深研草法之源头,王鲁生追本溯源提出一系列独到个人的见解。他认为章草“穷源创西汉,”“粗书解隶体,”“特从篆隶造”。“那可行楷方”,“目未寓章草,”“落笔多荒唐”。“宋祝溯张杜,波澜探渊源”。“慨自赵宋后,章法始日亡。”他强调:“眉目分明形质完,无源水怎作波澜;才知书法独推晋,换骨先由汉转丹。”“九势之中首自然,阴阳疾涩辨豪端。功成牛解八分后,轶宋超唐晋比肩。”

一般的学习书法的作者都认为篆变隶。隶变楷,楷变行,行变草,其实大谬不然。篆书演变出古隶,今隶,这是事实。楷、行、草几乎同时从大篆与古隶演变出来。只是成熟有先后而已。章草书的出现早在两千年的西汉已经产生并广泛使用。《流沙坠简》及甘肃敦煌马圈湾木简,西汉中晚期大量竹木简中草书就是佐证。古人所谓的章草者“隶之捷也”。当时是指包含篆隶成份特多的古隶。为此,王世镗之所以说出章草源出篆书,是因为不能用引楷书类比。

王世镗对草书的结字的总要领是:“分布先平正,迅速愈安祥。”、“性格虽脱略;形质极严庄。”他强调草书结字要以平正骨去安排点画。即使笔画脱略笔断意连,也一定要在使转中见“谨祥”、“严庄”。不能因为草书的用笔快而忽视“形质”,要遵守用笔使转。

王世镗对六法是非常讲究的,“务要通六书,假借初不妨。部首通假阔;形联执用专。”他对通假的使用提出了自己的见解和想法。他主张使用假借于草书,一是整个字的假借,例如“空侯”代“箜篌”,二是部首通假,如草书“高”与“齐”,“戊”与“束”等草法相同,只是借形联所组之字有了分别。王世镗利用部首通假以减少部件,以形联去区分别字形。部首通假是极其灵活的,形联所组成的字却是极稳定的。王世镗的《稿诀集字》,是他用了七年的时间,历尽艰辛。从此中的内容可以看出王世镗先生的治学是严谨的,而先生的章草书法也是在研究书理的同时潜心临池数十年的时间形成了自己独具的风格。

由于王世镗先生隐居偏僻汉南,所存世的书法作品及其有关研究王世镗资料的匮乏,所以世人对他了解相对较少。

综上所述,王世镗先生通过自己的不懈努力,充分展现出他在章草书法上的鲜明个性和艺术价值,我们首先要学习他不受古人束缚,取法高古,没有跟随时风,不畏时人诬陷,不推崇赵、宋、章草,而是上溯三代及汉魏六朝。正如于右任先生诔文称王鲁生世镗“三百年来笔一枝,不为索靖即张芝;流沙万简难全见,遗恨茫茫绝命词。”的高度评价。

.原作发表于2015年《书法导报》

 

更多请关注:大赢家比分 赌博技巧

更多请关注:喜福牛年 博狗博彩

更多请关注:大发888 博彩导航

更多请关注:888真人 新葡京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版权所有 陈濂波书画艺术网
联系人:陈濂波 联系电话:13838062279    网站管理